2012-12-5 │想想自己的现状也是幸运的

阅读:1249 | 分类:自己的
这十年间,大量的未来30年的矿产资源和普通购房百姓的部分未来30年的钱都转移到了矿主和房开商手里,贫富差距能不大吗?目前百分之一的家庭集中了全国41.4%的财富。财富进一步集中是难以避免的了。
  说到目前普通商品的成本,一个是物流成本高企,一公里仅高速费就大概3到5毛,还没有算油费折旧费等,另外实体店的房租是大头,由于十年来国家对于房地产的热衷和投资渠道的单一,导致房租价格飞涨。加速了B2C等电商模式的发展。

2012-12-2 │多的不想了

阅读:1210 | 分类:自己的
多的不想了.
两年内,尽快的必须的转型,未来做农业大有前途,生态环保的有机产品..
时间不多了.30岁要来了..就两年时间.
尽快的完成现有的物质目标.
然后现有的网络公司尽快转型到稳定,暂时不扩了.,真不扩了,
有时候扩到一定程度是赚,但再继续扩下去就有可能会亏.所以这次一定要控制好
有条件的去开拓新的事业..努力把..

2012-11-26 │做生意不等于做企业

阅读:1361 | 分类:转载的
 做生意不等于做企业,做企业需要职业经理人阶层的成熟以及企业家对管理的信仰

  王吉鹏:我有一个观点,做生意不等于做企业,改革开放初期的思维主要是一种贸易思维,本质是做生意,不是做企业。做生意是什么呢?快进快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如果有机会我就多做几年,资产性投入很少,随时可以转型。做生意跟做企业最本质的区别在于做生意是做机会,做企业是做能力,差别非常大。

  战略能力就是企业能力的一个核心构成。举个例子,我当年在中关村办企业,卖电脑。号称高科技,其实就是倒买倒卖,到深圳那边“走水货”。从IBM的PC机开始的,把电脑散件弄过来,在这边组装,其实就是装个台式机,然后销售,最好的时候一台电脑就可以挣两三万块。当时就是逮机会,有很多人赚了钱。和中关村那批人相比,现在挣多少钱都不算发财。

  柳传志也是从做生意开始的,卖旱冰鞋,后来弄个汉卡,实际上汉卡也没挣上钱,他赚钱还是靠做代理,挣钱之后的柳传志就琢磨以后干什么,当时的生意人没人想这个,他决定做电脑。这就是战略能力,因为他在产业上做了选择和取舍。原来是拿着订单,抓贸工技,做贸易的,受汇率影响很大,另外也不可能保证外资厂商永远供货,哪天一掐脖子,就没法装电脑了。现在作技工贸也好、工贸技也好需要加工能力,就要建厂。加工能力有了,发现营销模式整个变了,原来是不需要库存的,也不需要什么推销,拿着订单就装货,现在品控、通道建设、品牌都需要。这样一步步积累能力,成了现在的联想。

  西部某投资集团的老板投资了当地省会城市最好的商务写字楼,第一家奢侈品店,投资有色金属,煤矿,还有物流。他的经理们很困惑,他们大都是跟着老板从做贸易开始就在一起的,可是老板觉得他们总是跟不上趟,说他们不加强学习。于是就来找我,我说很简单,就是原来老板是做生意的,把一个煤矿弄过来,本来应该倒手卖给中煤集团或者电力集团的,他应该是把矿作为产品来销售的。但是煤炭行情好,天天涨钱,他不卖了,就变成经营矿山了。原来把企业当做产品来经营的时候,需要的是法律人员、财务人员、投资银行以及资本运作的人,这些人用着很顺手,但是突然经营矿山了,物流怎么控制,铁路怎么打交道,成本怎么算,这些人确实不会。它从一家投资集团变成了产业集团,现在需要积累企业的能力。

  杨钢:还是因为机会市场,很多都是生意人起家,骨子里是生意人,只不过恰巧坐在企业家的位置。除了缺乏战略思维能力,中国现在缺乏成熟的职业经理人,也是生意人老板不能变成企业家的原因。钱德勒在他的名著《看得见的手》中就讲到职业经理人的重要。

  慕云五:钱德勒认为职业经理人阶层成就了美国,和这句话等价的是大企业成就了美国。钱德勒偏爱职业经理人、偏爱大企业,他的结论就是管理资本主义。尹明善的说法可以为您的话注脚,他的话大意是:我不请经理人,或许企业会慢慢死掉,请了会死得更快。

  王吉鹏:可遗憾的是,往往不请也得请,在天津有个亚洲最大的自行车厂,他的老板对我说,本来我想请一个师爷,结果请了一个老爷来。刘永好对职业经理人的评价非常低。他有一次很激动地说,我们中国的企业用最低的平均工资,消耗了最多的人力总成本。代价是企业增长很少,但是对企业破坏力很强。
  
做企业,有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有些事情你信就好办了,要是不信就麻烦了。战略弄起来是很麻烦的,很多企业都是走到哪算哪。我们给他做战略咨询,他听听而已,从骨子里不相信。我是搞管理的,我信,我干什么都要先定方向,各种因素尽力都想到,想到了然后再做。当初我创办仁达方略,跑完注册,三个月内什么都没有动,没有做业务,我一直在思考,我的盈利模型怎么支撑这个战略,整整三个月的思考,支撑了我们到现在整整10年的经营。

  杨钢:成功的战略就应该这样。

  慕云五:给我们很大启发,看来我们杂志要关注管理信仰教育的问题。

  杨钢:电影《功夫熊猫》其实也在说这个问题,师傅觉得笨熊猫没有可能成为武士,乌龟大师就说最重要的是你信不信他,你相信他一定是负有使命的,如果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师傅逐渐开窍了,他开始信了。信,则生信心,继而有信念,而信念铸就成功。

  王吉鹏:现在很多企业没有把管理作为增长要素之一,他认为是锦上添花,有更好,没有拉倒。还是不信管理。除了信自己,就是信灵丹妙药,我们出去做咨询,他们最希望得到的就是一剂灵丹妙药,今天听了,明天就见效。可是,我这里没有这个玩意儿。再说了,有这么好的东西我何必给他,自己做岂不更好。

  慕云五:不仅您没有,德鲁克也没有啊。当年杰克·韦尔奇刚当上GE董事长,向德鲁克求教,德鲁克反而向他提了几个问题,没有灵丹妙药。当然韦尔奇悟性太高,后来就有了只做行业冠军的战略。这个故事在美国《商业周刊》2005年11月纪念德鲁克栏目中特别提到过。

  杨钢:我们的企业家不信管理,也不信职业经理人,其实也是有原因的。我曾经和一个老总聊天,他是台湾人,常年在美国,他的班子都是美国的。他讲了一个小故事,让我突然间醍醐灌顶。他说,在美国如果我有技术,就一门心思把我的技术开发好就完了,可以卖掉,可以办企业。如果办企业,会有人来投资,会很容易找到一个总经理,他也绝不会把我的公司偷偷卖掉,或者干着干着自己另起炉灶。所以企业能做大,各司其职。在中国不行,我有了技术要防着别人偷,最好我自己有钱自己干,自己没钱我要向亲戚借点钱,企业稍微大点了,我干不过来了,招亲戚,亲戚不够了,招外人,这个人进来了,先学,学好了以后,自己出去再做一个小公司,再和你干,永远也干不大。就这么一个小故事,好多东西都在里面了。

2012-11-18 │才出去了一天没上线,结果收了这么多单

阅读:1073 | 分类:自己的
累死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Page:[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下一页][>>][尾页]